新闻标题
  全文搜索
   

江西水利水电 >> 精神文明活动

【辉煌60年】岁月峥嵘――江西省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发展纪实报道

如意娱乐平台: 秦璐   更新日期: 2016/12/22   浏览次数: 2704次

 

在中国传统五行学说中,十二“地支”与十个“天干”相配,得出六十种组合,谓之为“甲子”。
    惯于将历史发展,按六十年一甲子,周而复始地排列的中国人,坚信在每六十年的一个圜转中,万物历经衰荣更迭,生生不息,轮回无休。
■筚路蓝缕
    1956年12月27日,江西省自行组建的第一支水电建设施工队伍成立了。
    不记得是谁,在荒无人烟的山野间,炸响了第一挂开工的鞭炮。只知道,在60年前,江西的野泽荒山边,聚起了一群操着天南地北口音的人。自此,这支以庐山水电站建站委员会组织的施工队伍为雏形,以江西省水利电力厅属工程建设师一、二、三团的建设队伍为基础,组建起来的团队,开始为江西省水利事业,书写自己浓墨重彩的篇章。
    从此,劳动的号角连绵不断,往来的人群络绎不绝。从此,曾喜怒无常的水温驯了,曾不见五指的夜晚明亮了。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江西的八大水利工程:柘林、江口、洪门、罗湾、枫渡、芰南、万安、赣抚平原,相继投建。
    江西水建作为江西水利建设的骨干队伍,当仁不让地投身其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开山炸石、筑坝修堤。
    就是这支队伍,建起了当时全亚洲水头最高的电站——庐山水力发电厂,全亚洲最大的土坝——柘林水利枢纽,国家战备工程——罗湾水力发电站;就是这支队伍,完成了当时国内最高的超薄型砌石双曲拱坝——102.39米坝高的下会坑水电枢纽的建造;国家重点工程——九江长江干流江岸堤防加固整治工程,参与了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大部分的防洪治理工程。
    江西水建的牌子,被水建人用不舍日夜的奋战,用无数的汗水甚至血水,响当当、硬铮铮地树起在江西的大地上。
    说到江西水建的发展史,在水建工作了45年的曹训刚,话匣子就打开了,56年的庐山、58年的柘林、新余江口、南城洪门、靖安罗湾……这支队伍换过哪些名号,有哪些工种,哪年哪月采用的什么技术,哪个大坝的出水口在哪,进口在哪,料场在哪,装机容量是多少,灌溉面积是多少……机电安装、基础结构、压力钢管、启闭机……滔滔不绝。
    看着津津乐道的他,我询问:”干了这么多年水利,总是工作在最艰苦的地方,有什么特别的感触?”他没有像我一度预想的那样,述说些不为人知的苦楚,而是给了我一个,既在意料之中,又颇为意外的答案:“艰苦、平淡、且快乐”。
    意料之中,是因为我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问过好几位亲历过那段岁月的江西水建人同样的问题,他们略为思索,便不约而同地,给了我近似的答案:“没有什么”。“平平常常”。“艰苦”。“平淡”。“挺快乐的”。意外,是因为遥想当年的工作环境与条件,自忖若身处其中,恐难以做到如斯豁达淡定。
    见我沉吟,曹训刚补上一句:”从年轻到老,我就没有离开过水利这个行业,也没离开过水建公司。对这个企业我很依恋,对这份工作我很珍惜,我愿意为它尽心尽力”。
■薪火相传
    岁月就这样,在水建人所认为的寻常中,日复一日,次第堆叠。职工中,有一些在水建觅得了自己的佳人;另外一些,本有家室的,从老家将妻儿迁到了江西。
    春去秋来,几度寒暑。从天南地北聚起来的这群人,对江西水利建设念念不忘的这群人,在这片红土地上扎下了根。
    叶佩玉,就是其中的一员。已经生活在江西数十年的她,软言细语地说起来,依旧听得出那吴侬腔调。
    八岁那年,她跟随父母,从上海来到江西,从五光十色的摩登上海,一下到了一穷二白的荒僻山沟。不过,再荒僻的地方,有了至亲的人,便就是个家。有了家,添了人口,就得有个住处。
    而水建人一贯是,工地挪到哪,一家人跟到哪。因此,搬家几乎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她清晰地记得,在洪门电站时,一卡车就拉来十户人家,一户就分一间竹子编就的屋子。一到夜里,野虫,野鸟,野兽们,仿佛近在咫尺的叫声此起彼伏,听得人心里直发毛。
    在那荒山僻岺中,生活及为不便,孩子长大了要就学、职工家属要就医,公司还要办托儿所、中小学、医院。 
    罗湾电站前后修了15年,到了那儿以后,职工们住上了油毛毡盖的屋子。五个人以上的家庭可以分得一间半。尽管屋子还是泥巴墙,但屋里墙面糊上报纸,屋外墙面抹抹石灰,也就很像那么回事了。因为交通不便,日常用品很难买到,水果也成了稀罕物,只能开荒种菜,自给自足。
    慢慢的生活宽裕一些了,许多职工陆陆续续地在罗湾置办起木料,打上几件桌椅橱柜,添置些常用家当。
    待到1979年3月,罗湾电站落成后再搬家,那就不是初到这里的那番光景了,人多了,东西多了,搬一户就要装满一辆大卡车。
    再让家属和孩子跟着工地到处跑,成为了一件揪心的事情。于是,水建领导多方奔走,在得到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后,从1981年6月开始,在南昌县岗上黄台村105国道旁,征地117882平方米,筹建生活基地。终于,在四年后的1985年,水建公司的机关本部,和530多户3000多名职工家属,一次性迁入这个新建的瓜山生活基地落户定居。
    住上了敞亮结实的砖房,停下了颠沛多年的脚步,水建人的喜悦溢于言表,迁入基地的头三年,每到大年三十,大家都会凑钱买上一车的烟花炮仗,放他个满天花雨!用绚烂华彩抒出胸中的快意与自豪。  
    那些四邻都是同事的年月;那些自带小板凳看的露天电影;那些五一、十一、元旦的篮球比赛;还有那些热心邻里相互馈赠的,山南海北不同口味的家乡菜……都在光阴轮回中,成为水建人最温暖、最开怀的记忆。
    我问叶佩玉:“过年还会回老家吗?”她把垂在颊畔的几缕发丝,轻轻地掠至耳后,“很少回喽,我们这一代,从小看着父母干水利.书,是在江西念的,家,是在江西成的,自己也进了水利这一行,离不开喽。”饶是乡音不改,他乡已成故乡。
    “为了水利,我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儿孙。”这句初见之下略有口号之感的顺口溜,在采写的过程中,我听过好几次。可是随着采访的深入,接触的水建人越多,我越发现,这句话真的,并不是一句空泛的口号。
    有众多在水建干了一辈子,辛劳多年以致落下一身疾病,却依旧义无反顾让子女从事水利行业的;有子承父业,忙得无暇照顾身在病榻的老父亲,父亲却理解支持没有丝毫怨言的;更有,许许多多,一辈子没有职工名份的家属,默默地,用她们勤劳的双手挖土清渣,默默地,用她们柔弱的肩膀担石拉车,默默地,用她们无限的柔情与韧性为四处奔忙的水建人支撑起一个个安乐的家。
    “几十年到处修水利,建了许多水电站。泥,泥里滚,水,水里趟。可每当水电站落成,开始发电,就是我们水建人离开的时候。留下电站,留下堤坝,去发电、去蓄水、去防洪。而我们,怕是没有人记得啦。”
    年过古稀的谭挺生,说这番话时,面上的怅然倒像是一个失恋的少年。我注视着他,看他说完这些,急忙把头撇向窗外,长着老年斑的大手在阵阵颤动。
    这一切,会有人记得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水记得,山记得,万家灯火,沃野良田都记得!水利人更是牢牢地记得!
    我们记得,一代又一代的水建人,在数十年间用自己的青春,染就了江西水利和江西省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的灼灼其华。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艰难跋涉,如今的道路才如此平坦;有了他们的忘我付出,前方才会如此光明。
■迎难而上
    老企业有着老企业的深厚积淀,可老企业亦有老企业的诸多难处。谈起那段岁月,多苦多累都没有叫过难的水建人蹙起了眉头。
    好几位老水建人,听我问起那段日子,都重重地叹出了二个字——”真难。”
    1980年3月26日,经省政府办公厅赣政厅(1980)45号文批准,江西省罗湾水利水电工程指挥部更名为江西省水利建设公司,实行企业化管理.。一下子,单位由事业性质,国家统包盈亏的自营施工单位,变成了省属国有施工企业单位。
    1980年9月18日,省革委以赣革发(1979)172号文,将罗湾水电工程指挥部从省水电工程局划出,归省水利厅领导管理。1980年12月4日,罗湾水电站全面竣工投产发电后,这支队伍就开始走向市场,找米下锅。
    那些年,水利建设市场萎缩,企业举步维艰,加上企业自办学校、医院、托儿所,还承担着自办粮店、煤厂、房屋维修、交通……等等小而全的社会负担,要保证600余户、3000多人的吃喝拉撒。虽然在省水利厅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市场运作,承接了一些工程 ,但企业仍然是吃不饱、喝不足,处于半停工、半待业状况。
    到1990年,企业经营已经难以为继,职工工资无法按时发放。没办法,不少工程技术人员纷纷下海,一些职工自动离岗,一时人心浮动。
    1992年9月,为使公司尽快走出困境,在省水利厅大力支持和地方政府的帮助下,公司大刀阔斧全面启动内部改革,变公司为总公司建制,前后分期实行了经营承包和资产经营承包责任制。
    企业迎来了峰回路转,下海务工人员纷纷返回岗位上班,生产形势一路向好,实现了当年改革当年盈利。
    1993年,企业审时度势,把握机遇,在省水利厅的大力支持下,借船出海。积极开拓海外市场,承建了埃塞俄比亚哈利河和津巴布韦、厄尔巴耶、格力拉等数座国外水利工程。
    1998年,长江大水,九江决堤,国家大幅度增加了对水利的投资,九江长江干堤加固整治项目纷纷上马。公司抓住机遇,把工作重心向九江转移,对应省水利厅成立“江西省长江干堤整治加固工程总指挥部”,及时相应成立了“江西省水利建设公司九江前线工程施工指挥部”,委派一名副经理坐阵九江抓市场开发和工程施工。经过努力,先后在九江承接了马湖堤、济益公堤、梁公赤心堤、江心州堤、东升堤、永安堤、赛城湖闸、芙蓉闸等一系列工程,公司焕发勃勃生机。
    而另一方面,公路、工业与民用建筑、水利和铁路等行业建筑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面对这种市场竞争形势,公司提出了发展主业的新思路,具体内容概括为“一迁二转三改四制”。“一迁”就是将总公司机关迁入南昌市办公,既利于信息的收集和交流,亦便于进行业务联系,能更有效地发挥企业的对外窗口作用。“二转”分别是由过去承接小水电工程施工为主向承接大江大河整治和城市防洪工程转移;以及将工程重心从小水电集中地—赣南,向江河治理任务重的赣北转移。“三改”就是一改专业部门搞经营为全员参与搞经营,鼓励职工通过各种关系为公司承接工程任务;二改独立参与市场竞争为开展横向联合,即对个别工程项目比较大的工程,采取组建联合体,进行工程投标;三改单一盯住省内市场为省内省外市场兼顾。“四制”指的:对下属专业子公司实行目标管理制,签订目标责任状,定死上交基数及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对施工项目部实行项目承包制;对机械设备实行租赁制,由所属设备公司统一管理,谁用谁租,用后退回进库;对项目经理的使用实行内部公开招聘制。
    如此一来,企业渐入佳境,市场不断拓宽,由省内向省外,由水利水电向房建、公路、市政,由国内向国外,一步一步硬是闯了出去。
    2004年8月份,通过了国家商务部“对外援助B级成套项目实施企业”资格认定,取得国家援外B级成套项目承建或参建资格。
    2005年,公司组建了新的领导班子,改革市场开拓机制,转变观念,全面推进各项管理制度改革,突破传统机制的瓶颈,激发企业管理活力,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2006年,公司独立中标,并成功实施援突尼斯克萨尔